thinking  


亞馬遜電子書的成功給中國電子書出版帶來了很大誘惑。


京東高調上線,當當宣布擴充至10萬種﹔部分出版社表示“要觀察一段時間”

一邊是京東在發布會上宣布未來電子書將替代紙質書,另一邊是當當宣布將電子書庫存擴充到10萬種。電商的加盟讓電子書市場的競爭更加扑朔迷離,中國是否也會出現像美國亞馬遜那樣一家獨大的電子書平台呢?


電商電子書品種有限


  京東商城副總裁石濤在新聞發布會上宣布京東的電子書品種達到8萬種,預計年內會達到30萬種。

  但是記者瀏覽發現,目前其電子書的品種與其簽約的出版社或出版公司密切相關。比如搜索郭敬明,出來的衹有5個結果,其中3個結果還是其主編的雜誌《島》,另有2005年的《愛是寂寞撒的謊》和一本《夏至未至》,其新作品小時代系列都沒有出現。而像台灣作家朱天文、朱天心的作品,也衹能各找到一本。當當面臨同樣的問題,在其電子書頁面搜索郭敬明衹有一條結果,而像朱天文則沒有任何搜索結果。石濤也曾表示出版社因為擔心電子書與紙質書搶占市場,在談判時通常不願意給出新書。

  除了圖書品種還需要進一步擴充之外,目前兩家網站的電子書也都是在延續低價策略,許多品種的圖書購買價格低於10元,在京東電子書頻道,《李可樂抗拆記》2.8元,《失戀33天》2.5元,《金陵十三釵》4元。


京東充滿信心


  面對一些出版社的顧慮,石濤倒是不擔心,“我覺得出版社的顧慮不會影響好的圖書資源進來,這是大勢所趨,他們會越來越開放地看待這個業務。”從這几天的消費者反饋來看,石濤說很明顯大家還在測試階段。

  石濤說他對電子書前景非常樂觀,目前會有一些小問題,比如讀者對現在的支付不太滿意,“我們使用銀聯支付,它調用許多消費者的資料,消費者覺得很麻煩,如果我們京東有一個像支付寶那樣的支付平台的話,那這個客戶體驗就會大大提升,我們以後會解決這個問題,比如申請一個執照或怎樣。”

  對於京東目前具體的銷售數目,石濤說不便透露。


■出版社意見


出版社觀望心態重


  低價位是不是競爭中的優勢,又能不能夠持久呢?接力出版社是比較積極參與電子書推廣的一個傳統出版社,社長白冰卻在采訪里對目前國內電子書的定價太低表示了不滿。白冰說,接力成立了數字出版部,把許多紙質書整理好,可以做到隨時需要做成電子書隨時可以取。但一個作品授權與否,出版社要關注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兩個方面,目前看這兩方面的效益都不太明顯。“美國電子書的定價是紙質書的70%-95%,國內衹有25%。”

  也有一些傳統出版社目前對電子書市場尚且是觀望的態度,上海譯文社目前就沒有涉足電商的電子書網絡。社長韓衛東認為電商搭電子書平台會很有前途,“我覺得這几年中國一直在講數字出版,但是對於大眾圖書領域來說是沒有好的商業模式的,亞馬遜的成功實際上是開辟了這條路,可是亞馬遜在美國的情況和在中國的有些情況是不一樣的。所以現在電商一擁而上做這個事情,對於電子圖書出版的了解並沒有亞馬遜那么清楚,所以目前初始階段是有些混亂的,是有些問題的,我研究過。”韓衛東說,這裡面有法律的問題及商業模式的問題,圖書的定價就是其中的問題之一。他說目前譯文社還沒有跟任何一家電商詳細地談,也沒有正式開始電子書的合作。

  同樣沒有動靜的還有上海九久讀書人,其老板黃育海說,“現在電子書的價格的確是太低了,他會影響紙質書的出版和發行,無利可圖,如果不是專業的出版網站,我們要觀察一段時間,太低的價格我是不會考慮的,如果有排他性那我們就不會考慮給它,它衹是銷售平台之一,電子書的閱讀從發展趨勢來說,肯定占有率會越來越高,這肯定是一個比較好的發展前景,但必須建立在一個好的市場模式上,我們守住自己的底線。”


■ 業界觀點


程三國:中國不會有第二個亞馬遜


  百道網的CEO程三國多年來一直關注電子的發展,他說目前美國主要的電子書平台有四個,亞馬遜最大,占據70%以上的業務量。在美國發展起來的 電子書平台都有一個特點,就是在銷售紙質書時也處於領先地位,因為電子書和紙質書其實有重合的讀者群,所以如今電商加入競爭,他認為機會比較大。“重要的 是兩個,提貨能力和集客能力,這兩者互為因果。電商在這兩方面都有基礎。”

  程三國介紹,在電子書的定價方面,目前美國采取雙規,以出版社定價為主。但是在我們國家,因為最早的電子閱讀起步于盛大、移動等購買力不強的人群,所以一開始的參照價格就比較低,而不是參照紙書本身的價格。但是在未來會不斷調整,最終達到几方利益的合理化。

  在中國是否會出現第二個亞馬遜?程三國給出的答案是不可能。“如果當年亞馬遜收購的不是卓越而是當當是有可能的,卓越當時走的精品折扣店,品種 不全。”如今他認為,沒有任何一家電商有實力做到一家獨大。程三國表示,這樣對作家會相對不利,因為作家不可能一人面對多家電商去談電子書,就衹能委托給 出版社。而在美國現在會有一些作家先以非常低廉的價格在亞馬遜上買電子書,等沖上榜之後再提高價格,直接跨過了出版社。


■作者談

  笛安:電子書的問題我不太了解,我沒怎么關注過,但是這種新的形式我不會排斥,眼下來說我考慮的還會是紙質書的出版,最關鍵的是市場必須有了完善的對作者真正的保護,眼下的狀況是希望先看看它的發展,等走得更遠一點,走得更完整一點了再考慮這方面。


  蔡駿:將來肯定會以電子書為主,但是不是當當和京東這種模式我不確定,未來也會變得和美國一樣,會淘汰很多,對紙質書肯定會有影響的,但也不一 定,有時通過電子書,傳播率上去了,也會反過來促進這本書的傳播,這也是有可能的,現在還都是手機、無線閱讀這一塊,電子書還不清楚,因為這一塊相對比較 成熟,電子書還不明確作家的收益,我的書電子版權是直接簽給運營商的,以後希望在版權方面做得更好一些。


  唐諾:一個網絡圖書大倉庫的存在是否解決了所有問題?妳在網絡上,必須知道自己要找什么,才能找到它。世界由某個系統組織起來,必須有人幫妳來 分辨,完全自由就是完全迷失。妳搜索一個關鍵詞,出來一萬五千條,妳最後還是要憑借自己的判斷去刪除垃圾信息。衹完成一個大圖書館倉庫還沒有用,妳還要幫 我們編碼,完成一個結構,否則我們還是沒辦法找到。即使一個大圖書館也沒有那么簡單,一個電子圖書館不是掃描就完成了。過去几百年,我們這個出版行業每天 都在做什么事情啊?那些財大氣粗的家伙並不知道我們這個行業的祕密,他們馬上就會碰到。我可能是全世界最希望電子書成功的人之一,但美麗的世界圖書館的夢 想,很可惜依然不會完成,還得靠螞蟻搬家的那種形態。


關於電子書的三問三答


  京東宣布進軍電子書,與出版商以四六或三七比例分成﹔最大的中文網上書店當當網也同時宣布,將其電子書品種擴充到10萬種﹔讀書人的聖地豆瓣網 推出了“自出版”計划,電商巨頭淘寶網都來攙和一下推出了淘花網﹔新銳企業唐茶衹做苹果平台的電子書,也一舉闖入了本報去年的年度十佳App﹔加上在這個 領域耕耘已久的盛大文學、中文在線,連上市的報表都做了好几輪,仿佛間,電子書的春天似乎真的要到來了。是時候拋去沉重的紙質書,轉向電子閱讀了嗎?且慢 決定,不妨看一下我們為讀者準備的三個問題和回答。

  問題1 電子書會取代紙質書嗎?

  不管情感上多么不願接受,但這個趨勢看來不可避免。

  電子書取代紙質書,是從替代性較高的印刷、發行、銷售環節進行,而不太受機器影響的寫作、編輯環節,電子書也同樣需要,從這點來看,出版業本身也沒有抵制電子書的強烈意願。

  反對這一觀點的人,多數從紙質書的閱讀體驗不可替代出發。但體驗再牢固,畢竟與個體密切相關,看看身邊的下一代,除了課本之外,他們還有多少時間與紙質書共處呢?更何況,到了他們的下一代,連教科書都可能已被野心勃勃的亞馬遜或者苹果占領了。

  問題2 現在是轉向電子書的時機嗎?

  這個問題在美國可能很好回答,畢竟他們有亞馬遜。在中國,就很難得出“是”這個回答了。儘管前面我們描述了電子書行業的熱鬧景象,但是仔細看看,目前主推電子書的這些企業,或多或少都有些尚未克服的關鍵問題。

  主打銷售實體書的當當網和京東,在推出電子書方面,即使不質疑其動機,僅看效果,很難說令人滿意。當當網電子書頻道上線當天,就有網友撰寫博 客,毫不客氣地列舉其閱讀體驗的種種違反人性之處﹔京東號稱移動平台、PC端同時推出閱讀終端,但其PDF版本的電子書,內部連最基本的字體設置都付諸闕 如。他們的電子書計划,目前看來仍然稍嫌“匆忙”。

  在這個領域深耕已久的盛大文學和中文在線,兩家都取得了顯著的銷售收入和渠道建設成果。他們在電子書銷售渠道上較為依賴移動運營商,銷售品類上則極為側重網絡小說、流行小說。從閱讀的“全品類覆蓋”指標來說,這兩家電子書商都衹能滿足人群廣大但領域狹窄的部分讀者。

  至於這個領域的先驅加巨頭亞馬遜,在談及何時將他們的王牌電子書Kindle引入中國時,不變的回復總是“我們一直在努力”。

  更為嚴酷的是,電子書產業的大發展,最終仍取決于出版業的發展,說到底,它是一種錦上添花的形式轉變,卻不是雪中送炭的行業救星。管制重重、原 創力匱乏、創作與現實被迫脫節的中國出版業,目前尚無足夠的動力去推動或配合書籍電子化的浪潮。身處嚴冬的產業環境,不足以支撐電子書這朵春天的花。

  問題3 現在可以用哪些方式讀電子書?

  從閱讀體驗上說,采用電子墨水E-ink技術的電子書是最接近紙張閱讀、對用眼健康最有利的閱讀方式。功能強大的Kindle則是這種閱讀的首 選。儘管亞馬遜電子書店尚未開進中國,但淘寶上有大量近乎原價的美版Kindle出售。Kindle的眾多插件則使它不僅能閱讀目前已有的電子書,還可以 將網頁保存後閱讀、用郵件發送待閱讀內容,使Kindle越來越趨近類似於iPad的移動閱讀終端,而不僅僅是閱讀電子出版物。

  盛大的Bambook則在國內建設起了從內容購買、分發到閱讀的完整產業鏈,非常适合追讀網絡流行小說的群體。但是受制于盛大文學本身定位於流行文學的特色,一些嚴肅書籍的閱讀可能需要讀者自行尋找資源。

  除電子墨水平台外,iPad、iPhone和安卓手機上眾多的閱讀App的優勢是大多帶有建設完善的電子書庫,衹要書籍有電子版,一般即可在書 庫中找到,在便捷程度上無可匹敵。這種方式的缺點一是長期閱讀比較傷害眼睛,大量書籍處於“無授權”的灰色地帶,也可能對產業帶來潛在的傷害。


■ 觀點


  應該堅守的是閱讀

  很多人在糾結現在要閱讀電子書還是紙書時,往往忘了自己閱讀的最初目的:通過閱讀增加知識和生活體驗。

  書籍的主體意義畢竟是承載知識,作為一種介質,它本身的材質已經轉化過好几次,從絲帛、竹簡、紙莎草、羊皮,一路到今天的紙張,材料科學的進步和經濟理性的驅動,使出版業不斷尋找更利于承載、傳播的介質。

  無論載體是什么,閱讀這一活動是人類增強自身積累、提高素養的基本動作。一些電子書的擁躉下載了數以G計的書籍,並樂此不疲地交流,卻几乎沒有 完整深入地讀完一本書﹔一些人看到紙質書的標價後幻想著“電子書出來後再下載”,卻耽誤了閱讀和學習,在今後的工作學習中付出了更大的代價。不管介質是什 么,閱讀本身是一項投入不高、產出可觀的生活方式,與其花精力在糾結介質上,不如趕快埋頭,讀几本好書。



──本文摘編自新浪新聞

http://news.sina.com.tw/article/20120223/5942941.html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igibooks 的頭像
digibooks

閱讀。電子書。趨勢(天書小編會客室)

digi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